精彩小说尽在梦远书城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梦远书城 > 宫斗宅斗 > 红豆最相思(城寨) > 第15章 第 15 章

第15章 第 15 章

信一最近觉得柒哥很奇怪,不开店的时候,他老偷偷盯着自己看。和街坊一起看综艺的时候,信一老觉得背后发凉,身后除了柒哥,其他都是普通人,看不出那种让他汗毛直立的感觉。信一把提子提到的自己和柒哥中间,过了一会儿那种感觉又来了,回头一看柒哥换了位置,提子挡不住他了。

又比如说午市结束休息的时候,信一会去理发店算理发店的账,柒哥也会过去剃须。信一一抬头,柒哥躺得很好很乖,张少祖冷着一张脸,手里的剃须刀举着没下手。等他低着头的时候,张少祖就看着阿柒的脸转过去了。这下换张少祖盯着阿柒了,盯到阿柒立刻躺好闭眼不敢再乱看,不然他怕龙哥生气一刀割他脖子上了。

晚上张少祖把阿柒找来,虽然手术过去几个月了,但乔相思没松口,阿柒也不敢给张少祖带酒,就只能干巴巴地一起喝茶。

“你老看着信一做什么,想抢我人头啊?”张少祖也不啰嗦,直入正题。信一算他半个儿子了,阿柒这不是现在才来看上,想收了他吧?

“我这次离开,叉烧饭店就关门了,我想着是不是该找个人传授手艺了。”他一走店就关门,他既想休息一天带老婆出门玩,又不想关店让街坊吃不上饭。阿柒想来想去,那就只能找个人来继承他的手艺了。“你也知道,我这是师门手艺,身边能找到合适的,也就信一了。”他的手艺源自于少林内功,他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传功。

“哼,他连我的理发都不学,学你卖叉烧饭?”张少祖断言,信一那个臭美的小子,一看就不愿意进厨房又油又累的斩叉烧。

这也是阿柒的犹豫,从小看到大的后生,他能不了解信一?“可是能学到少林武功也。”这可是很大的诱惑了吧?阿柒准备用这个诱拐一下信一,不知道能不能成功。

那这张少祖也不好说,少林内功哦,这他理发就没这附加值,要不他也用龙卷拳忽悠一下?

被两位大哥惦记的信一正牵着乔相思的手在海边散步,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“你不是吧,吹吹海风就病了?”乔相思笑他,平时骑着摩托吹夜风都没事的人,这海风一吹就倒了。

“才不是,肯定是有人在念叨我。”信一才不承认。因为叉烧饭店的事,乔相思好几天没敢进城寨,他也被张少祖盯着不好出来找她。终于可以独处了,他病了都不能认。“说起来,我觉得柒哥回来之后怪怪的,老偷偷盯着我看,说不定就是他在念叨我。”

“你就自恋吧,看你干什么?”乔相思不信,柒哥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信一,这时候看他做什么,还“偷偷”咧。

“他该不会是看见我帅气的脸庞,在回忆他年轻时的事吧?”信一煞有其事的摸摸自己的脸,说他自恋,那他就自恋了。“笑什么,我的脸不帅气?”信一挑眉,故意逗着乔相思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帅的帅的,我的眼光,必须好的。”乔相思忙点头承认,也跟着不客气的把自己夸了一把。信一点了点她的脑袋,脸皮跟自己一样厚。乔相思转头张嘴作势要咬他的手指,信一快速抽手躲过一劫,“你是饿了几天没吃肉,我的手都不放过啊。”

“哼,我大鱼大肉吃得可好了。不像有些人,吃不上海鲜大餐。”上次江一竹来的时候,乔相思带着俊义去大澳吃海鲜,这次她带着江一菊和柒嫂去吃海鲜,还是没信一的份。

“那就明天去吧。”要吃还不简单,明天他们就一起去啊。乔相思两眼发光,“好啊好啊。”她很爱吃。

隔天一下楼,乔相思就见到打扮过的信一,他平时喜欢把领带尾巴塞在衬衣里,方便打架,但他今天没系领带。长袖挽起的宽松白衬衫,扣子解开了两颗,普通的深蓝牛仔裤,简单到不行的衣服,乔相思愣是看出了放荡不羁的味道。

抬眼看到乔相思,信一扬起笑容,从背后抽出一朵玫瑰花,“老板娘说,这是一心一意的意思。”他本来是想买一大束的那种的,结果老板娘一听是送喜欢的人的,就卖给了他一支,单支,都没有衬花。他一度觉得,老板娘是不是觉得他没钱买不起。

收到花的乔相思惊喜得不行,城寨里不可能有花店,这是一早出去买的吧。“谢谢。”老实说,她从来没有想过能收到信一的花,毕竟之前她都没想过信一能喜欢她。

“咳咳。”跟在乔相思身后下来的张少祖不满地提醒两人,他还在呢。

“早啊,龙哥。”信一一瞬间有做坏事被抓到的怂样,这时候的张少祖可不是他的龙哥,那是百般挑剔的岳丈!哪有当爹的看到有人追自己女儿,面色能好的?

他俩要出去玩的事张少祖当然知道,信一还借了他的车的呢,整得他很郁闷。“注意安全啊。”张少祖交代了一句,就去开店了。唉,左手追右手,帮也不是,不帮也不是。

长辈一走,信一就放松了,他曲起手肘,“请吧,红豆大小姐。”乔相思也配合着耍宝的他,挽住了他的手,“走吧,信一大保镖。”她要去约会啦!

他们先开车去的码头,再坐渡轮进去。现在不是什么节假日,他俩这个时间又不上不下的,大澳也还不是日后的著名旅游景点。渡轮上除了他俩是去玩的,基本都是两岛居民。

“靓女,又带朋友进去玩啊?”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出现了三次,船老大都认得乔相思这个外岛人了。乔相思笑着点了点头,船老大人热情,她这也是来得勤快了。

看到信一的手搭在乔相思的椅背上,两人又靠得近,船老大促狭地笑了笑∶“这次是带了男朋友来拍拖啊。”乔相思没承认,只是笑了笑。船老大只当她是害羞,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,谁还没年轻过啊。”

“不过咧,帅不能当饭吃的,女孩子还是要找一个有担当,会体贴你的男人……”船老大家有两个女儿,忍不住就念叨起来了。乔相思噗嗤一声,听得认真,还附和着点头。信一则一脸黑线,这是夸他呢,还是说他看着不靠谱呢。

大澳是个渔村,有陆地也有水上棚屋,之前来的时候他们去的是观音庙,这次乔相思跟信一去的是关帝庙。然后才去的棚屋区找船出海,尝试钓了个“鱼”就回来吃海鲜了,毕竟靠他们自己钓,怕是饿三天都吃不上。

“你不觉得我把柒嫂带出来,让餐厅无法营业,是胡闹吗?”大草帽挡住了正午的阳光,乔相思可不愿意晒黑,至于信一,她可就不管了。

“没觉得,不过一开始也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把柒嫂带走,是这几天看到柒哥和柒嫂的相处才明白的。”乔相思要做什么,他只管包庇,胡闹也陪着,他只想成为同伙。但最近他琢磨出点劲了。

正如乔相思所说,柒嫂的生活就是开店干活,忙碌一辈子没出去看过,最后连打扮自己,取悦自己都忘记了。婚后没几年柒嫂的父母就累没了,这次柒哥回少林,也是柒嫂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自己生活。叉烧饭店离开了柒哥这个主心骨的确很难经营,柒嫂在心理上、生活上都在经历一个坎。然后乔相思都没给她太多反应的时间,就把她拖出了那个坎。

乔相思和江一菊一起让柒嫂有了除了干活以外的样子,她可以打扮的,可以去玩的,她不是一定24小时都要呆在叉烧饭店干活的。柒哥出门了,她也可以出门,她不需要硬撑的。找回了自己的柒嫂,在柒哥眼里像会发光一样,他们夫妻的相处也有了些色彩。他俩现在就五个字,小别胜新婚。

乔相思为什么不答应他,她怕的是什么,怕的就是失去了自我。柒嫂和翠丝并不完全一样,柒嫂是迷失了,还能找回来。“你不是胡闹,你帮柒嫂找回了一点自己,这很好。”乔相思只是开了个头,过日子的是柒嫂自己,她要活成什么样是她自己的决定。

“我会努力赚钱,不会让你被生活磨平棱角的。”他不管乔相思赚多赚少,反正他不能在物质生活上亏待了老婆。乔相思没搭话,信一能理解到她的用意并支持她的行动,已经让她倍感欣慰了。

天热,乔相思不愿意再贴着他,信一固执的牵住了她的手。乔相思真的很想甩开,本来有点风能吹散闷热的,可男人体温高,这握着的手都热出汗了。

“不放,不拖怎么能叫拍拖呢。”“谁跟你拍拖,我又没答应你。”“你跟我出来约会就是拍拖了,这点不需要你答应。”“哼,有本事你吃饭都别放手。”“你看着!”……“蓝信一,给我剥虾。”“好。”“哈哈哈哈……你松手了。”……

某人顿了一下,一脸不忿的剥虾拆蟹,这要是吃别的他还能只用一只手,但海鲜真的顾不上。乔相思得意的享受着免动手服务,小样儿,跟她斗。

吃完饭,乔相思还预定了些海鲜让他们次日送去庙街,再让俊义把城寨的那份送进去。没办法,一听到要去城寨,老板的脸色都变了。他们宁愿多花费些成本,分别细致打包,都不想去一趟城寨。

回程的时候,乔相思枕着信一的肩头小歇一会,信一一手夹着烟,一手揽着她的肩,时不时扶一下她的头,免得她滑下去。船老大还是那个船老大,但他这会没拉着人聊天,只是对信一笑了笑。

上了岸,两人没有回城寨,信一取了车带她去了海洋公园,晚饭后还带她去看了场电影。乔相思只知道今天要去大澳吃海鲜,其他的安排她都不知情,但既然信一有心安排,她只管开心玩就行。

夜幕降临,气温没那么高了,头戴红色大蝴蝶结发箍的乔相思又黏上了信一。“很开心?”信一失笑,真现实。乔相思诚实的点头,“开心啊。”就好像真的情侣约会一样,今天尽是些,她以前没敢想过的事。

信一选的电影是部热映中的喜剧,等他买爆米花的乔相思看到了排片栏和电影海报,嘴角微微勾起,心里盘算起了小九九。

其实今天一整天的行程都挺紧的,所以电影散场的都11点半了,信一是准备带乔相思回家了的。“你今晚回城寨还是公寓?”结果乔相思扯着他排了队,入了另一间放映厅。

“红豆?”这……是午夜场。“我中途出来买的。”乔相思刚才借口去洗手间,买了两张午夜场的票。午夜场有两种,血腥惊悚B级片,和少儿不宜A级片。信一借着荧幕的微光环顾周围,都是一对对的男女,都没有落单的。他无奈地看向兴趣盎然的乔相思,乔相思无辜地看着他,“我好奇嘛。你不陪我,那你放心我一个人来看?”

好奇什么?先不说四仔那里种类齐全,就她折磨他神经的那些手段,就不可能没看过。很快,信一就知道了,乔相思好奇的不是电影内容,而是看电影的人。随着“剧情”的进展,散落的情侣开始了一些小动作。乔相思抬眼看看电影,又低头看看前面的人影。他们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很是方便她观察。

信一揉着眉心很煎熬,他又不是圣人,“红豆……”信一压低着声音,他们受过训练,黑暗中会对声音更敏感,他不知道乔相思听不听得到,反正他是在电影声音下听到了别人的动静。本来他是不太敏感的,但架不住乔相思贴着他,还搞小动作。

乔相思真的是抱着对午夜场的好奇来的,当然,只是一部分原因,也可能是小部分原因。她隔着座椅扶手靠在信一肩头,大家都这样,她甚至能看见嫌扶手碍事,直接抱在腿上看的。

刚开始她是可乖了,只是十指相扣,认真看戏。看着别人的进度,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蜷起食指,不经意的在他手心轻轻地划拉了一下。然后把手收回,在包里翻了翻,然后伸手回去牵他。假装要抓他的手,一把摸到了他大腿上,还要左右摸摸假装找他的手,被信一一把抓住。

被抓住的乔相思可不会把这招再用一次,可安分了。然后在男女主关系发展的时候,乔相思抬头,软唇带着温热刷过他的耳垂。信一整个人都抖了一下,乔相思似无所觉地凑在他耳边轻声说∶“没想到今天我们去了取景地呢。”男女主也在海洋公园有段约会。

她可是为了这恰到好处的“意外”,一直保持着不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肩头的。“是啊,这么巧哦。”看到信一假装为了更好的看着她说话偏头,实则为了拉开距离,乔相思在心里憋笑。

她今晚有个小目标,一定要达成!

乔相思给自己加油打气后,又乖乖的靠回他肩头。信一大气不敢出,他就知道,乔相思拉他进午夜场就不会放过他。偏偏她一副无辜的样子,他都没证据,好像他脑子里都是废料一样。

电影的剧情要进入正题了,乔相思又凑到信一耳边,前面两排有对小情侣,几乎是从入场就开始亲。“亲这么久了都没有下一步,那男的是不是不行啊?”乔相思是真的疑惑,在她的所学的“知识”里就没有这种光亲不动手的,别样“柳下惠”啊?“该不会是已经在做了只是我看不见吧?”说着还一边探头探脑去看,“不应该吧?都没动静啊。”这动作幅度,不像是有动作啊。

无人回答好奇宝宝的问题,因为信一又遭难了,乔相思探头探脑的时候,她的手正撑着他腿上保持平衡,有意无意的就蹭到他的“那条腿”。“红豆……”“嗯?”乔相思保持着半趴在他腿上的姿势回头看他,干嘛?她还没看出前面的情况呢,还想再研究一下。

又是无辜的表情,又是清澄的眼神,好像一切都是他多想了。她靠得自己很近,仰视着他,她的指尖正随意的垂落在了他裤子面料上,她好像没注意到指尖下是不该碰的地方。只要低头,他就能亲到乔相思,她不会拒绝。

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信一把乔相思扶正,快速逃跑。乔相思愣了一下,跑了?这情况可不在她计划中,不过地点已生成,她决定跟上。

信一没察觉到乔相思跟出来了,他快步走向洗手间,却被身后来人拉住了胳膊,“你看起来好像不舒服,没事吧?”信一一愣,拉住他的是乔相思,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不是,看他不舒服往厕所冲,还阻挠他的脚步?

自上次被江一菊气到后,乔相思没有再积极撩他,两人也就牵牵小手抱一抱而已。今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一再的对他动手动脚。信一也不躲了,反手扣住乔相思的手腕,另一只手垫在她脑后,将她逼到拐角,“红豆,你在想什么?”

诶?信一不逃了,那好像不用装了。乔相思伸手环上他的颈,轻声细语得说∶“我在想你啊。”话落,乔相思如愿以偿的被信一含住了唇。

信一其实知道乔相思在想什么,她介意当年看见的那一幕,特地把他堵在洗手间门口,想要他亲的人是她。那时的事就像是一根扎在伤口里的刺,伤口表面愈合,但那根刺反复刺激里头发炎感染。伤她最深,让她害怕爱情的不是翠丝,是他。

意识到这一点的信一倍感心虚和自责,扬言不会伤害她,其实早就伤害了。但既然是他的错,他必负责,他一定会让乔相思松口的。

他有点凶,是她刚才撩着了?凶怎么了,乔相思才不怕他。信一今天穿的衬衫是休闲宽松的,扣子间隙比较大,乔相思的手就从扣子间隙溜了进去,肆无忌惮地享受着紧绷的腹肌。

下一瞬她的双手都被人抓住,缚于身后。“不想回家了是吧?”“想回家的不是你嘛。”乔相思回答时还要亲点了一下男人的喉结,抵死不从的又不是她。“那就别回了。”信一揽着她就走,这下乔相思不懂了,居然妥协了?不懂归不懂,不妨碍她开心,有什么事吃饱了再说。白衬衫衬腹肌,她来了!

谁是受害者2里头小林总的放血录像,斯哈……

作者有话说

显示所有文的作话

第15章 第 15 章

梦远书城已将原网页转码以便移动设备浏览

本站仅提供资源搜索服务,不存放任何实质内容。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搜狗,源资源删除后本站的链接将自动失效。

推荐阅读

在星际开密逃

我,UR卡,无限玩家的神明

他的暗卫

春夜渡佛

贵妃娘娘千千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