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梦远书城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梦远书城 > 宫斗宅斗 > 【快穿】围观历史 > 第72章 桀(九)

第72章 桀(九)

林施微从地上爬了起来,循着记忆找了块布子擦去嘴边呕吐物,又往嘴里灌了些水,咕嘟咕嘟吐了出来。

她这一世穿成了有莘氏女纴巟的陪嫁,父亲本是有莘氏的厨子,有莘氏女嫁给商侯子履,她和哥哥连同父亲作为陪嫁便成了商亳厨饭的奴隶。

父亲去世前,她不好好学父亲的手艺,父亲便把平生所学传给了哥哥,而父亲死后,哥哥以其聪颖成了有莘氏女仆师,除了偶尔帮哥哥为有莘氏女做些饭食,便到处贪玩也没人管着。当然也没有人伺候她,一大早,哥哥用了些昨日的剩饭,便出去了,嘱咐她自己做些东西吃。她技艺不精,见昨夜采来的黄花菜,懒得像父兄把黄花菜焯水晒干,然后就被新鲜的黄花菜给毒死了。

她刚站起来,打扫完呕吐物,哥哥阿衡便来了,手里抓着一只还活着的天鹅,此时称为鹄鸟,“阿轻,你先帮哥哥烧些沸水。”

阿衡按住天鹅,三下五除二就将羽毛拔净,去了内脏后往里塞了葱姜,扔进了煮好的沸水中。

鼎立煮着鹄肉,阿衡又砍来些竹子,用火将劈开的竹子里的竹汁烤出,这些竹汁被称为“天水”,本是五月初五午时,通过火烤竹茎沥取,有解热生津之效。哥哥在这个平凡的上午沥取些,依然比清水甘甜。

用“天水”煮了些黍粟稻粥饭,将谷物用丝绸过滤出去,只留下融合了谷物精华的无米粥。

天鹅肉炖了两个时辰,阿衡将其捞出,骨头剔除,“再帮哥哥将这些肉处理成肉蓉。”

林施微拿起大青石刀,对着天鹅肉乱刀剁碎,“哥,你是要做鹄羹么?”

阿衡一边架上甑和鬲,一边回道,“我听说商侯喜爱鹄鸟之肉,便准备做道鹄羹与他。”

林施微用刀将肉铲起来来回剁,回想原身的记忆,“哥,侯爷还没有召见过你么?”

她这个哥哥也是个不凡之人,他本是被人遗弃在桑树上的弃婴,有莘部落的采桑女将其抱回家中,送给了当时无儿无女的原身父亲做儿子,渐渐长大后,聪颖非常,即便是生活中很小的事都能悟到一些道理,被有莘氏女奉为老师。来到商亳后,他便想让有莘氏女引荐给商侯,真正发挥其大才。

或许商侯刚从商丘迁都至亳,正是忙碌的时候,又或许商侯并不认为一个奴隶庖人能有多大本事,从未召见过他。哥哥这才另辟蹊径,想以美食引起商侯的注意,进而施展自己的抱负。

阿衡也并没有灰心,只是淡然笑笑,“哥哥我还年轻,总是能找到机会的。商侯能在大王征讨岷山后,敏锐察觉自身危机,不惜人力财力迁都至亳,还作了《帝诰》,想来定是个胸有沟壑之人。只要能让他注意到我,便不会放任我的才能埋没了。”

林施微剁着肉蓉,瞟了几眼哥哥,她这个哥哥,说着这样不谦虚的话,却丝毫不让人觉得自大,或许是他那种如神满自溢的从容自信,叫人不由高山仰止。

阿衡将肉蓉放进竹汁无米粥里,蒸了起来。

一阵甘甜的肉糜香气传来,林施微不自觉地咽了些口水,真没想到,夏朝竟然就有这样的美味了,中国美食果然是源远流长啊!

林施微看着捧着鹄羹,仿佛捧着未来的哥哥,默默地祝他好运。

等到哥哥走后,林施微粗略地收拾了一下厨房,坐在厨房前的石凳上,整理思绪。

暨白应该还在王都做大祭司,自己若是想去找他,有三个法子。

第一是苦练厨艺,等到商侯朝见大王的时候,让商侯带上自己。但是商侯什么时候去朝见,会不会带上自己,都是不可知不可控的。

第二就是逃跑,但是自己作为有莘氏——如今隶属于商侯——的奴隶,一旦被发现,不但自己被捉住没命,哥哥也会受到牵连。

第三就是指望哥哥真的能入了商侯的青眼,然后放自己自由身,再攒点钱买马、弓箭或者剑,去河南王都找暨白。

相对来说,第一、三个方法还算靠谱,除了给哥哥加油,自己如今能做的,便是苦练厨艺了。原身爱玩,但是脑子里看父兄做饭的记忆却也不少,整理一番便是学习的途径,再加上哥哥那出神入化的厨艺,遇到难症也能向他请教一些。

就在林施微苦练厨艺之时,哥哥阿衡也有了进展。

在他不间断向商侯进献美食后,终于引起了商侯的注意,又以一番“治大国若烹小鲜”的理念打动了商侯,阿衡被赐“尹”职,因其捡到时是在伊水附近,又被人称为“伊尹”,还有了一个名“挚”。

原来她的养兄竟是伊尹。

“三群之虫,水居者腥……调和之事,必以甘酸苦辛咸,先后多少,其齐甚微,皆有自起……肥而不腻。”(注1)阿衡也注意到了厨艺飞速进步的林施微,便毫不吝啬地传授他的心得,看到妹妹眼神逐渐呆滞,以为她一时难以体会其中道理,便安慰她,“妹妹只需记着即可,以后实践时,不定什么时候便能理解哥哥所说了。”

林施微点点头,眼神却逐渐迷离,眼前人既然是伊尹,那么商汤呢?是如今的商侯履?只听人尊称他“天乙”,没听人称他“汤”的。大王履癸是夏桀?那暨白不成了亡国大祭司了?

.

哥哥成了伊尹之后,逐渐得了商侯的倚重。

不过伊尹也的确是奇才,一日商侯打猎时,碰到有人支开了大网捕捉鸟兽,因着商祖契乃是帝喾次妃简狄吞玄鸟之卵而生,商氏向来敬重玄鸟,见人这样捕鸟,自然不开心,便让那猎人将网除去三面,只留下一面,这样若是能捕捉到鸟,便是那鸟的天命了。

在林施微看来,商侯简直是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。人家猎人以捕猎为生,凭什么听你的话,白白放跑能进网的鸟兽?

但这故事,经过伊尹的加工宣传,成了商侯多么仁义有德行,对待禽兽网开一面,都是那么仁慈,更不用说待人,该有多么施仁布德了。

不管人信不信的,这故事是传出去了,商侯仁义的人设是立住了。

她的哥哥似乎在铺一张大网,谋一场大局。

果然,没多久,商侯开始有意吞并周边的葛国。

这其中最大的困难不是人力、财力,而是怎么从大王眼皮子底下虎口夺食。

在如今大王的威慑下,各个诸侯恨不得像个鸵鸟,将头埋在土里,喘个大气都不敢让大王听见,哪个敢动其他诸侯,引起大王注意?

所以伊尹和商侯的决定便是——派人去王都,游说大王,能给商侯活动的空间。

先不说怎么把精明能干的大王糊弄住,大王的脾气可不是好伺候的,哪句话说得不好,他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商使,脑袋随时给你砍了。

所以这么一个既需要聪颖智慧,又需要勇气魄力的任务,就落在了鼓动商侯征战的伊尹头上。

这对林施微来说,却是个喜出望外的好消息。

“哥哥,我也要跟随你去王都。”

伊尹放下不知道在算计什么的手指头,转过身,“阿轻,哥哥去王都可不是玩耍的,你安心留在亳地,哥哥回来给你捎带些好玩的东西来。”

林施微见伊尹还把自己当作小孩子,便小跑到他面前,肃然了神色,“哥,我知道你是背负着商侯的使命去的,我想帮你。”

伊尹眉头轻挑,眼中闪过一丝讶色,转而笑了出来,“阿轻要怎么帮哥哥呢?”

“我知道哥哥自有自己的计划,我不会乱来。”林施微说起正事,脸上一本正经,“哥哥去了王都,我会听哥哥的话。”

伊尹看着一脸稚气的妹妹,摸了摸她的头,“商侯派了许多人帮哥哥,哥哥有能用的人。”

林施微上前学着原身的样子撒娇,“哥哥,你就带我去吧!咱们从小一处长大,我现在厨艺也不错了,哥哥你总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。”

伊尹如点墨般的眼珠微动,“阿轻为什么一定想去王都呢?”

林施微说了些担心哥哥冠冕堂皇的话,见伊尹不为所动,才说,“如今我年纪大了,不想主子把随意我配人。离了亳地,我才能有些自由。”

“我如今在商侯面前也有一席之地,谁要把你随意配人?”刚笑着说完,伊尹忽然想到,自己此去,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妹妹如今样貌长成,说不得有莘氏就把她许人了。思索片刻,“好,妹妹若想与我同去,我与商侯说一声。”

.

伊尹的建议,商侯自然赞成。

帝癸十七年,伊尹以商使身份来朝。

再次来到王都,因着知晓了癸便是夏桀,林施微便有意观察起都城里百姓庶民的生活。

集市上人头涌动,比亳地、或者说比任何都城都要繁茂,道上有来往不断的玉石、贝粮,或是各地进贡,或是来往生意人。偶尔见到几个奴隶被押解去往宫中方向。

林施微看着伊尹的表情,她这位流传千古的哥哥也在探察观望。

伊尹撩开车帷,下去走到一位贩卖陶器的摊主面前,买了几个陶罐,便和摊主拉起了家常,“我有意在王都定居,老者能否告知,大王可善?”

那摊主说起大王,一脸骄傲,“大王能征善战,谁也不敢在王都放肆。在王都定居,别的不说,一个安定,便是其他地方比不得的。而且生意人多往来,什么稀罕当用的东西,王都都能找到。”

“只是有一点,”那摊主不知想到什么,也叹了口气,“大王爱大兴土木,有时工期紧,奴隶不够用时,便会征召咱们。当然咱们便是去为大王建宫台,主要出力的也是那些奴隶们。只是这也会误了生计啊!不过我看你有钱,到时以钱抵了便可。”

伊尹点头,“多谢老者。”

林施微知道伊尹的野心,便悄悄问他,“当今大王之政,哥哥如何看?”

伊尹没有回话,良久,看了看马车上的礼物,“还得见了大王才知道。”

.

商使来朝,大王设宴招待。

林施微作为商使一员,阔别两年,又见到了履癸。

他看到商侯献上的礼物,面上波澜不惊。也是,履癸征伐剿灭了许多诸侯国,商侯的礼物再贵重,还能比得上一国宝物?见惯了美玉珠宝,自然对商侯进贡的东西不屑一顾。

让大王满意的不是宝物本身,而是商侯的态度。

大王褒奖了几句商侯的识时务,便与二妃说笑嬉戏了。

大宴即将结束时,伊尹站了起来。

“我在商亳为官,原以为亳地繁盛,到了王都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。大王治下民气兴旺,宫台巍峨,实在让挚流连神往。挚有意离商就夏,为大王尽犬马之力,大王可能应允?”

伊尹这一番不要脸的话,可把一朝大臣给惊呆了。

哪有使臣留到出使国当臣的?

见到出使国比自己家好,家也不要了,干脆留到人家国家里,这也太无家无国了吧?

林施微佩服地看着伊尹,她脚丫子都要在殿上抠出来一个洞,当事人却傲然挺立,理直气壮,似乎一股浩然之气盈荡周围。

大王履癸不缺这臣子人才,听到伊尹这番话,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,但见伊尹不卑不亢,丝毫觉得自己说的话多么惊世骇俗,便大笑,“大善!那挚便留在朕身边吧!”

伊尹当即便行了臣礼。

伊尹让商使回去,他们出了城,又改头换面回来,在王都找了个地方,配合伊尹继续完成商侯交代的大计。

只是大王多疑,只给了伊尹一个虚职,平日里也不召见他,即便是伊尹做了美食献上去,大王也不用。

大王不用,食物便是再美味,大王也不知道,自然不会因此召见他。别管伊尹有多少计谋,大王就是不接招,把伊尹晾着,似乎就等着伊尹上蹿下跳露马脚。

伊尹拿这个精明又固执的大王没办法。

“小妹,如今之计,你与阿果带着礼物去洛水一趟,将妹喜迎回宫来。”

林施微有些惊讶,“哥哥,咱们为什么舍近就远,不去找苕华二妃?何况,如今妹喜未必有二妃说话管用。”

伊尹坐于席上,抿了一口酒,看着酒爵笑道,“怎么不管用?所谓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,大王弃妹喜之时,还不忘给她建瑶台居住。如今一别经年,大王心中只有妹喜的好与温存,她说的话如今最是顶用了。况且,锦上添花怎么及得上雪中送炭呢?”

林施微想到妹喜清冷倩影,摇头,“妹喜也未必见得想回宫,若她有意,早就回来了。”

“人对阿猫阿狗尚且有感情,何况大王独宠她许多年,她对大王定然是有感情的。女人的感情就像沉淀的酒,不是浓郁的爱便是浓郁的恨。若是爱,咱们给她台阶,她便知道该下来了。若是恨么……对咱们就更加有利。”

这么懂?

林施微拿眼看向轻轻摇曳酒爵的伊尹,治国道理说起来一套一套,女人也这么懂?

伊尹饮完酒,看着眼神怪异的妹妹,站起来身,挂上少见多怪的嘲笑,“哥哥准备一番,你便起身去吧。”

.

洛水旧都,倾宫里妹喜最大,也没那么多规矩。

林施微献上礼物,便说明了来意。

“没有大王传召,我何必自取其辱。”妹喜果然拒绝了。

“娘娘,大王矜傲,那日下令将娘娘迁来倾宫,即便心中后悔思念,也不好传召。这其中也有爱重娘娘的意思,像大王宫中其他次妃,大王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,何曾在意过?”

妹喜冷笑一声,打断林施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话术,“你们请我回宫,是想要做什么?”

“娘娘对大王,心中可还有情谊?”林施微照搬伊尹话术。

妹喜嘴角勾起一个冷然弧度,没有回应。

那就是恨了。

想起琴是如何对待子微的,林施微揣摩着说道:“娘娘,您心中孤苦,何不让大王……也感同身受一番呢?”

妹喜眼神闪烁,手指缓缓捏住丝帕,“我一个弃妃,何德何能,让大王受我之凄苦?”

林施微见有戏,试探着说道:“在这旧都,自然是不能。但娘娘若是回宫,或许会有机会……我们也会助娘娘一臂之力。”

“你们?你们是谁?”妹喜将丝帕抚顺,眼帘微垂,漫不经心的,又恢复清冷模样。

“我们是商侯的人。”

“哦?你们不是贪恋王都繁盛,跟了大王了么?”

果然,妹喜虽然居住在洛水,却还是在意河南大王动向的。

想到伊尹临行时的嘱咐,若是元妃妹喜心中有恨,便与她结盟,林施微便拿出了些诚意,“大王不喜诸侯强盛,商侯便派了我们来宫中,讨好大王,不让大王敌视商亳。若是娘娘能助我们,替商侯周旋些空间……”

“帮了商侯,于我又有什么好处?我可不稀罕你们这些仨瓜俩枣,”妹喜看了看林施微送来的礼物,又看向林施微,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“不过,帮着你们耍弄大王,或许别有一番乐趣。”

林施微与阿果对视一眼。

成了。

.

妹喜回宫,大王果然开心。

到底是第一个放在心尖上珍爱的人,苕华二妃伴驾两年,已经不如当年新鲜了,与元妃妹喜相比,大有旗鼓相当之势。

作为请人进宫的伊尹也被传召,面见大王了。

说是赏功,但是看到大王猜疑的眼神,林施微缓缓低下头。

上一世临死前对履癸的恐惧,不是那么容易磨灭的。

伊尹却从容领功,“自入朝以来,小臣挚领大王之禄,却不能为大王效力,日夜不安。便想到了迎回元妃,以解大王思念之苦。能得大王欢喜,挚便能安心乐业。只愿大王恕挚擅行之罪。”

妹喜也在一旁掉了几滴眼泪,“大王没有传召,妾身独居瑶台,不敢问候大王,夜夜孤枕难眠。这小臣说大王也思念妾身,妾才回宫,原来并不是大王本意么?”

美人落泪,大王心疼,何况妹喜以前从不在他面前落泪,如今见到,只觉得心都乱了,什么猜忌、机警全都丢到了爪哇国,忙安慰美人,“朕之心意,爱妃还不了解么?他接你回宫,朕欢喜还来不及,怎么不是朕之本意。”

然后随便赏了伊尹,就把她们打发出宫了。

.

“阿果,以后你便进宫跟着元妃娘娘吧。”伊尹可算找到了影响大王的法子,便想着牢牢抓住妹喜这个同盟,送人到她身边,既能加深双方联系,也方便互通消息。

林施微想到宫中的暨白,便毛遂自荐,“哥哥,让我去吧。我还能做饭食,讨元妃欢心。”

伊尹想也不想地摇头,“宫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,进去就不好出来了。你性子爱玩闹,就安心留在哥哥身边,以后哥哥带你回商亳,还要替你挑个如意郎君呢。”

她的如意郎君就在宫里呢!

林施微又用上撒娇**,“哥哥,我见宫中繁华,便想进宫了。”

伊尹一怔,抬起头仔细打量着林施微的表情,“你看上大王了?想做大王的妃子?”

……这么敏锐?

大王、大祭司,大差不差了……

林施微正犹豫着要不要顺势承认,就看到伊尹摇头,“你身份不行,姿色也不足,大王不会看上你的。好妹妹,趁早断了这念想吧。”

林施微:……

注1:出自《吕氏春秋》《孝行览·本味》篇,汤与伊尹对话。

作者有话说

显示所有文的作话

第72章 桀(九)

梦远书城已将原网页转码以便移动设备浏览

本站仅提供资源搜索服务,不存放任何实质内容。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搜狗,源资源删除后本站的链接将自动失效。

推荐阅读

在星际开密逃

我,UR卡,无限玩家的神明

他的暗卫

春夜渡佛

贵妃娘娘千千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