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梦远书城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梦远书城 > 宫斗宅斗 > [综英美]哥谭的火炬木 > 第10章 来到布鲁德海文的第五天

第10章 来到布鲁德海文的第五天

夜翼跨坐在轰鸣的机车上,腰上别着一只小型音响,心脏随着躁动的音乐一起剧烈跳动着。他紧握车把,扫视着警局周边的街道——时间有限,他必须在那群外星人换了皮囊、悄无痕迹地消失之前找到他们。

有路人掏出手机想要抓拍,又被同行人拦住了:“你疯了?说不定这里马上就有什么帮派火拼,还不赶紧走?”

帮派火拼是没有的,只有几只滑不溜丢的泥鳅,钻进布鲁德海文这块大沼泽地里,找不到半点踪影。

机车在这片街区转了两圈,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夜翼的声音中透露出焦急:“神谕,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吗?”

“到了八大道那边就没了监控,附近几个街口的监控我都看着,暂时没发现异样,他们很可能还在中间没有监控的两个街区。”

神谕顿了顿:“但是如果他们改去寄生其他人的话,我们很难发现。”

“他们做不到!”夜翼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迅速对神谕说道:“神谕,我需要你立即调查附近的火情信息,包括报警电话和火灾警报!”

“火?”

“伊琳告诉过我,只要他们开始寄生,就必定会吸收体内的水份而膨胀,他们没有办法在这种状态下直接换个人寄生。”

神谕恍然:“如果他们要重新寄生,必须用火缩小体型。明白了。”

她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,设定参数用程序筛选警方收到的报警信息:“离你两条街的位置,12号,一分钟前刚刚触发了火警。”

“收到!”

夜翼根据神谕的指示迅速赶到目标地点,机车在狭窄的街道上猛然刹车,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。他手搭上腰里的抓钩枪,钩索牢牢固定在几米外的楼上。他绷紧手臂,将人从机车上带起,荡到窗前,借着冲势踢破玻璃,撞进了冒着浓烟的屋子里。

里面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。

他在窗台上一踏,重新荡回到机车上,收回钩索,顺便将音响调到最大,向前方飞驰过去。

拐角处,一个鲜黄色的衣角露在外面。

夜翼突然减速,一个甩尾拐进小路,看着地上倒着抽搐的五个人挑高了眉毛:“你们倒是团结一致,省了我的事了。”

他一按腰上另一柄枪状的机械,一张漆黑的布铺设到了面前的地上,边缘的金属收缩,刮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,将五个人紧紧包裹住。

夜翼用手提了一下,一阵牙酸:“好重。”

安静已久的通讯器里传出芭芭拉轻松的询问:“搞定了?”

“当然,谢啦!”

“刚才情况紧急,我没来得及问,”芭芭拉带着调侃的笑意,“你和那个叫伊琳的女孩......嗯?”

迪克咳嗽了一声,没压下嘴角的上翘:“没错,是你想得那样。”

“啊哈,我就知道。说说看,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虽然知道芭芭拉看不到,迪克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:“芭芭拉......”

“我只是好奇......”芭芭拉拖长了声音,“和她交往的是迪克·格雷森,还是夜翼,还是两个都是?”

迪克叹了口气:“是迪克。”

“我不想扫兴,但你知道的,我们哥谭的朋友一直在查她的身份,但还没有发现。”

迪克语气沉了下来:“这里是布鲁德海文,我不需要按照他的规则去做。”

“好吧,我只是说说。不过B要是问起来,我不觉得我能瞒得住。”

“我会处理好的。”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报道,迪克叹了口气,按掉了来自布鲁斯的第四个电话。

“那么......神谕下线,有什么进展记得告诉我哦。”

**

在布鲁德海文这样混乱无序的城市里生活的人,要不就是把“明哲保身”做到了极致,能说一个字的绝不说两个字,能在家里窝着就绝不迈出门一步;又或者,就是把“及时行乐”奉为至理名言,断了一只手也不耽误去外面潇洒,被子弹打穿了只要不死,还能笑嘻嘻地说是自己的幸运日。

伤重留院的,大多是第二种人,基本都是在帮派打斗里挂的彩,是帮派的底层炮灰,一来就是一群。麻药劲儿一过,但凡还能走动,就开始吊着纱布在走廊上乱晃,蹿进各个病房里认兄弟,或者是去骚扰其他无辜病患。

所以伊琳这段自杀监管,属实是过得精彩非常。

病房门框上嵌上了一颗子弹,还有两颗大概在某两个倒霉蛋的骨头缝里,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排到手术。那把用来割腕的匕首上再次沾上了血,一个乖觉的小喽啰感受了一下伊琳枪管的热量,就跑去卫生间认认真真地把它洗干净了,现在正被伊琳拿在手里转着圈。

而另一把干净的匕首则落在了一个梳着刺猬头的人手里,刺猬头正坐在伊琳床边,认认真真地给她削着水果。

伊琳看了眼被递过来的苹果,嘴角一翘:“还不错,再削成片。”

走廊上的喧嚣声一直没停过——虽然在伊琳这儿碰了一鼻子灰,但没被她扣下的人在感慨过自己的好运后,照旧高声呼和着,从新入院的病人的身份上推断外头的事。

伊琳原本没太在意,直到外头飘进来的话里带上了“外星人”、“寄生”等词。她拿过刺猬头手里的匕首,咬了一口上面插着的苹果片:“出去看看,外面在说什么外星人的事。”

刺猬头单腿往门外跳——他右腿被人用棍子砸断了,因为跑得慢才被留下来给伊琳削苹果。

等了一会儿,刺猬头犹犹豫豫地从门口挪进来,一步就几厘米。伊琳笑盈盈地“嗯”了一声,刺猬头站直了身子,大声说:“他们是在说新入院的那些人的事。”

“继续说。”

“那些人没什么伤,就有点缺水,然后一直在吐,说什么有虫子从嘴里钻出来。听说他们是被那个在夜晚出没的疯子送来的......”看着伊琳抬高了眉毛,刺猬头声音低了下去,“我是说,那个义警。警察也来录过笔录了,说他们是被外星人给寄生了。”

说着他又嘀咕起来:“又是外星人,在那个家伙出现在布鲁德海文之前,这里可没这么多破事。”

“你在说我吗?”

刺猬头打了个激灵,僵着脖子扭头一看,夜翼半个身子探进了窗,和伊琳打了个招呼:“你这儿还挺热闹。”

伊琳歪头看他:“你提供了不少谈资。”

“是吗?”他转向刺猬头,笑得阳光灿烂,“想留下来一起聊聊吗?”

刺猬头像见鬼似地跳出了病房。

夜翼耸了耸肩,跳下窗台:“也好。”

伊琳笑盈盈地看着他背在身后的左手:“你还给我带了礼物?”

“呃,”夜翼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,犹豫着伸出左手,把盒子托在伊琳面前,“也不算是礼物吧......倒是有事求你帮忙。”

伊琳接过盒子,仔细端详:上头的罩子是全透明的,和黑色底座的接口处看不到一点缝隙。里面装着五条细得可怜的焦黄的虫子,因为盒子空间不大,几只虫子堆叠在一起,病恹恹地摊着。

她眼睛一亮:“你动作还挺快。”

“就是有个问题,”夜翼在她床边坐下,弹了一下玻璃罩子,里面的泽拉瑞亚人被吓得一颤,“我本来想审问他们失踪者的下落,但折腾了好久他们都不开口。我这才想到,他们这幅样子是不是不会说话。所以我来找你帮忙。”

伊琳调侃说:“好在你来找我了,再折腾一会儿,他们怕是再也说不出话了,现在至少还能喊喊救命。”

夜翼惊疑地睁大眼睛:“他们在说话?你能听见?”

伊琳勾了勾食指,夜翼凑近她,她牵起他的手,腕表的屏幕在布套底下隐隐透出荧光。他忽然就听见了几个微弱的声音,细若蚊吟,但又格外清晰,甚至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百转千回的哭腔。

他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。

就在他眨眼的过程中,泽拉瑞亚人意识到了他终于能听懂他们的话,生怕赶不及,像倒豆子一般全都交代了:他们的飞船在行驶中遇到了技术故障,强行着陆的时候来到了这里。一共劫了十八个人,本来打算运出去,结果到宇宙里转了一圈,就发现飞船完全识别不出路线,无法回到他们的家乡,只好重新回到地球。

“那么受害者呢?”夜翼问。

“就地卖了。”

再追问,回答就变得有些含糊了。不巧,在场的都没有经手具体的交易,唯一知情的正是伤了伊琳又跑得无影无踪的那个。不管怎么逼问,他们也只能回忆起“做交易的人在一个套子里”这样模糊又难以解读的信息。

“我着手找剩下那个泽拉瑞亚人,这几个我会交给正义联盟处置。”夜翼慢慢松开伊琳的手,“这次多谢你了。来看病人没带礼物实在是不好意思,明天我给你补。”

伊琳摆摆手,又指了指透明盒子:“这个礼物也不错。”

她盯着盒子看了一阵,追加了一个问题:“你们听说过时间领主吗?”

夜翼不知道“时间领主”是什么,也不知道她得到了什么样的回答,有些后悔自己松手太快,就听见伊琳说道:“如果你真的想谢我,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

夜翼不知该松一口气还是提起气:“什么忙?我会尽我所能。”

伊琳再一次向夜翼展现了时空能量的数据:“他们是从时空裂缝来的,那里也是我来的地方。”

“我想请你帮我找找有没有再次打开裂缝的方法,哪怕只有一瞬间。我只需要传个信息出去。”

梦远书城已将原网页转码以便移动设备浏览

本站仅提供资源搜索服务,不存放任何实质内容。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搜狗,源资源删除后本站的链接将自动失效。

推荐阅读

在星际开密逃

我,UR卡,无限玩家的神明

他的暗卫

春夜渡佛

贵妃娘娘千千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