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梦远书城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梦远书城 > 宫斗宅斗 > [还珠]良宵谁错 > 第32章 第 32 章

第32章 第 32 章

这段时间来,清军或战或停,在试探和应对中,跟缅甸军队几番交兵。

车里虽然易守难攻,但在尔康、永琪、箫剑和费安扬的通力合作下,也让缅军撤退了几次,还给大清好些失地。

今夜空中的繁星,让永琪想起自己平时爱看的历法书中,关于天气的描述:随着热气上旋,风也会随着改变方向;现在的空气中有些闷闷的水汽,说明当地的天气,快要迎来强烈的降雨。

所谓“白天东南风,夜晚湿布衣”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不远处,炮兵营的士兵们,正在用匕首清理炮车轮子里卡住的杂草。

永琪走近炮筒,士兵们连忙停了手上的动作,等候他的指示。“不用管我,你们忙你们的。”

之前傅六叔提醒过,缅军的火炮是东印度公司的洋人卖过来的新货,跟清军的不可同日而语;经过这段日子的交手,永琪深深意识到,单凭炮火对攻,从准星,装弹时间和射程这些方面来看,清军实在很难抗衡。

猛然回头,永琪看到装载炮弹箱子的一长列长板推车,就这么光溜溜地暴露在空气中;想都不想,就把自己的军服外套麻利地脱了下来,跑到车边盖上:“来人!有没有遮雨的东西,油布,树叶,什么都可以啊!”炮兵营的士兵茅塞顿开,露出了慌张的神色,立刻开始四下搜寻。

箫剑原本在大帐中,和费安扬一起处理尔康的外伤;此时听到外面的动静,用眼色示意费安扬继续帮尔康包扎,自己掀了帘子出来,赶到永琪身边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我简直其笨如牛,有眼无珠啊!”永琪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前额,一脸遗憾:“如果他们来偷袭,我们的火炮点不燃,那这些大炮带在身边,不是平白累赘吗?西南湿润,我们怎么没有想到,火药容易受潮的问题呢?”

随手开启一个炮弹箱子,箫剑低头凑近,闻了闻,这才拍了拍永琪的肩膀:“还好你发现得早,只有最外面这层受潮了,里面的还没受影响。火药这个东西,根本没办法烤干;哪怕白天放在烈日下暴晒,还是会有危险,的确很棘手啊!”

永琪喃喃自语,脸色渐渐发白:“这次出征,我们带来将近三万人,经过傅六叔的分兵,又经过上次跟猛白正面交手的损伤,现在也只有一万人左右了。箫剑,我有预感,如果我这次铩羽而归,那个猛白还有慕沙,一定会更加嚣张,对云南的侵犯,也会更加肆无忌惮。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皇阿玛,在弟兄们面前妄称一声将军啊?”

费安扬一出军帐,就听到了箫剑跟永琪自责的对话,忍不住插了句嘴:“我看那个慕沙,精瘦精瘦的,简直像只山里上蹿下跳的猕猴!要是能把他俘虏了,跟猛白交换个人情,说不定这场战争,直接就解决了嘛。至于那个象兵部队,虽然踩人挺厉害,还可以被号角召唤着对我们发起攻击,但它们也有弱点啊!身体那么大,转弯慢吞吞的,腿上,估计连跳都不会跳,哪有我们骑兵的马儿来得灵活?”

箫剑本来也在为潮湿的火药可惜,被费安扬这段话提醒,突然想起什么,眉头一动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“我……我说,大象连跳都不会跳。”费安扬被箫剑这么一问,变得结巴起来。

箫剑的目光,随着心中升腾起的谋划,变得愈发锐利。

三日后,云南阿猛县。

“乌哀!乌哀!”猛白这次换了一身新的盔甲,双肩镶嵌着金色的鳞片,远远看去熠熠生光。座下的大象甩着鼻子和尾巴,两扇耳朵或张或合,被猛白一驱赶,迈开震天动地的步伐,直直地向清军冲过来。

尔康跟永琪对视,挥剑为号:“投掷!”步兵们从腰间别着简易的竹篓中,将涂满蜂蜜的果子,纷纷投向大象,然后转身就往回跑。

“哈哈哈哈!”慕沙看清军拿食物投掷大象,觉得十分可笑:“谢谢你们这么好心,还帮我们喂大象!”

这招果然奏效,连猛白的坐骑,都低下头来,被那蜂蜜的浓香吸引,狼吞虎咽地拿鼻子卷起来,送到嘴里,囫囵吞下。

确认了象兵部队,都或多或少地服用了清军投喂的果实,箫剑带着弓箭手,从猛白和慕沙的斜后方冒了出来;噼里啪啦的一阵箭雨,纷纷落在了缅军士兵的身上!

慕沙大惊,连忙挥刀抵挡,只觉得身下突然一塌,自己骑乘的大象,竟跪了下来,浑身抽搐!慕沙伸手拍了拍大象的头,还以为大象累得想要休息,可无论怎么拍,大象始终毫无反应,甚至斜躺着直直倒了下去,把慕沙的座椅也连带着摔到地面。

还好慕沙及时蹬了象背,飞身入空:“费安扬,你暗算我!”连踩着几名缅军的头顶,跃向打前阵的费安扬,劈头便是一刀。

费安扬斜身翻下马背,只一脚挂在马镫上,躲过了慕沙的攻势,还顺手抓了地上的遗落的一个果子,击中了慕沙半边脸:“你不是要谢谢我们吗,这填了硝石和硫磺的果子,送你当贺礼!”

原来那天箫剑意识到,受潮的火药已然无法点燃,成了废料,但火药的成分,是硝石、木炭和硫磺。这三样东西,尤其是硝石和硫磺,就连炼丹修仙的道士,大量服用后也会七窍流血毙命,何况是战时饥一顿饱一顿,现在倒在地上,肠溃肚烂的大象!

没有了象兵部队的缅军,在潮湿天气下同样点不燃火药的缅军,现在成了跟清军旗鼓相当的步兵,甚至连马匹都没有费安扬营中的多!

上次马儿因为惊恐,把骑兵摔下来自己逃跑的事,经过费安扬将近一个月悉心的训导,已经不再是清军的软肋。

用力抹去脸颊上沾染的泥灰和蜂蜜,慕沙趁着费安扬不注意,直接甩出几枚暗器金针,射向永琪和尔康的胸口。

费安扬正在劈杀,眼前划过金光几闪,不假思索地便往尔康身边扑去:“尔康小心!”

原来清军所带的防御盾牌,层层堆叠,才能抵过这些明枪暗箭;但因为费安扬冲在阵前,盾牌兵留了一个缺口,想要等着费安扬也躲到后面,再作合拢。可偏偏就在这个将合未合的档口,被慕沙眼尖,钻了空子,趁人不注意,使用金针暗算。

尔康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费安扬飞身护住;而那几根金针,尽落在费安扬身上。永琪和箫剑正要解救费安扬,缅甸军不知何时也埋伏了弓箭兵,从一行人的头顶,纷纷扬扬地往下拼命射箭。

“快跑!”箫剑看到落下的箭头沾染着黑色,心中大叹糟糕。云南盛产各种野花野草,淬炼出来的汁液多有毒性。眼下军需药材已经不多,如果士兵大面积感染毒疮,只怕好不容易收复的失地,也是镜花水月一场。

众人撤退之际,被毒针射伤的费安扬在乱军中,面色发青,轰然倒地。

尔康、永琪和箫剑好容易从一片混乱中带着清军撤退,傅恒从边路赶来,确认众人的伤势:“缅军神出鬼没,还喜欢用下三滥的暗器,各位将军可否受伤?”

尔康摇了摇头,看向永琪;永琪从胸口扯下一根金针:“还好,小燕子别出心裁,这次逼着我带了金丝软甲;所幸刚才针正好射在软甲上,没有伤及要害。”

“费安扬呢?他怎么不在?”尔康心有余悸,突然发现刚才冲出来太急,竟然没顾着费安扬,连忙左顾右盼地寻找。

三人对视一番,大感不妙。尔康心中尤其惭愧,连忙要翻身上马,回去寻找,却被傅恒一把拦了下来:“额驸,现在缅军已经撤退。所谓‘穷寇莫追’,咱们现在应该清点伤员,而不是贸然行动。”

“可……”尔康情不自禁:“费安扬到底是准噶尔的小王爷,他是出于义气,还代表着准噶尔对大清的情谊,这才跟我们一起出征。这是关系满蒙邦交的大事。何况,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,才失踪,我们于情于理,都不能轻易放任这件事不管。仗要打,人也要找!”

永琪心乱如麻,点点头表示同意:“尔康,你说的,也是我想说的。可是,我有一点担忧:如果缅甸军队真的俘虏了费安扬作为人质,来逼迫我们退还好不容易收复的土地,那真的是一个好大的难题。国家的利益,和兄弟情谊相比,我想,我们还是要分出轻重,对不对?”尔康看了看傅恒,二人沉默不语。

等到四下无人时,尔康找了个借口,在军帐中悄悄把永琪拉到一边:“如果真的像你所说,我们选择牺牲费安扬,来换取这次战事的成果,那你打算拿什么面目回北京?别忘了,你的景阳宫里,还有一个等着费安扬回去的陈知画啊!还有她肚子里,那个还没出世的孩子——将来的某一天,如果这个孩子知道,自己的生身父亲被自己的养父在战场上抛弃,会产生怎样的感情,你有没有想过?”

永琪满目凄苦,抿住了上唇,一掌拍在挂地图的树桩上;一根尖刺扎进永琪的手掌边,顿时鲜血直冒。可永琪好像毫不在意,只是抬手看着自己掌心慢慢涌起的红色血迹:“你看,这是费安扬手上那颗印记。从今天起,不管是生是死,费安扬的命,就是我的命;我要带着他的希望,带着他的志气,去面对所有的问题。在我想办法找到他,救下他之前,他的孩子,就是我的孩子;至于知画,我就算不能给她夫妻之间的感情,也会对她相敬如宾。”

尔康看着失魂落魄的永琪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:“傅六叔刚才得到军报,云南本地军已经成功地在别处逼退了缅军,我们这次出征,已经取得想要的成效了。不如你我先回去,把这次情况仔细汇报给皇上,看有没有办法运送更完备的辎重和装备来,因地制宜地,彻底击退缅甸军。剩下来的事情,让川军和贵州军跟着其他将军们一起继续完成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永琪思绪万千,欲言又止。

尔康担心永琪手上的伤口会变得太严重,影响他接下来骑马拉缰绳,东张西望地寻找绷带。

箫剑正好从外面进来,眼看永琪脸色不对,目光落到永琪的手上,立刻转身取来了绷带:“永琪,你别太自责了;找费安扬的事,不如由我来办。你知道的,我的义夫义母,都在大理。这次既然到了家门口,没有过家门而不入的道理。我就不跟你们回北京了。苍山洱海,自有我的落脚之处。下一次见面,就是我带走晴儿的时候。请你帮我转告,让她保重自身,等我们相见的那一天。”

永琪用牙咬下一段绷带,裹住受伤的手。也不知是不是他把自己绑得太紧,听完箫剑的这一番话,竟然眼角,都润湿了……

感谢评论和收藏!

永琪:电车难题,我选电车。

尔康:他是为救我而伤,我怎么能扬长而去?

箫剑:为了小燕子的幸福,我也要帮永琪把知画的心上人给找回来。

费安扬:【我中毒了。】

作者有话说

显示所有文的作话

第32章 第 32 章

梦远书城已将原网页转码以便移动设备浏览

本站仅提供资源搜索服务,不存放任何实质内容。如有侵权内容请联系搜狗,源资源删除后本站的链接将自动失效。

推荐阅读

在星际开密逃

我,UR卡,无限玩家的神明

他的暗卫

春夜渡佛

贵妃娘娘千千岁